静心聆听世界说“听说”
时间:2018/5/15 10:02:52 点击:754

听说》是一部听障人士爱情电影,《听说》的导演郑芬芬,是台湾70年代导演中较好传承台湾青春电影气质的女性导演之一,本片中她以另辟蹊径的方式,采用和传统青春片完全不一样的视角去观察和探索男女之间的爱情,她试图用听力"障碍"的特殊招式描绘人们之间的爱情故事,并传递出自己对爱情的真挚看法,一举刷新了同类题材的固有模式。黄天阔(彭于晏饰)的夸张表演与秧秧(陈意涵饰)的自然表演,在"正常人"与"非正常人"之间形成了一种戏剧张力,让这部电影"创意"、韵味十足,并一举奥斯卡金像奖外语片。正常之人的黄天阔在给听障游泳队送便当时邂逅了清纯美丽的秧秧后,便喜欢上了这个单纯、可爱的女孩,于是一场试图融入这个听力"障碍"家庭的生活之中便开始展开。


  阳光男孩黄天阔的父母经营着一家便当店,某天,他在为听障游泳队送便当时邂逅了清纯美丽的姐妹花——小朋和秧秧)。姐妹俩的父亲是一名传教士,常年在非洲工作。为了保障姐姐顺利参加听障奥运会,秧秧担负起赚取家用的重任。她每日来去匆匆,辛苦打着几份工。本身即掌握手语的天阔自然而然融入了姐妹俩的生活当中,为了接近心仪的秧秧,他时常在体育馆门口做生意,还费尽心思为秧秧制作爱心便当。相识时间虽短,却让两个年轻人的心越走越近。然而某次约会中,一个小小的误会阻断了他们的交往,与此同时,小朋也遭遇了一场灾难·········
  
  巴拉兹贝拉在电影美学中说,"静也是一种声音效果,但这只是在能听到声音的情况下才如此。表现静是有声片最独特的戏剧效果之一。"如果将巴拉兹贝拉的这种"静"运用到听说之中的话,那么"静"就不仅是"一种声音效果",还是带有饱满、浓情的爱情催化剂。片中,黄天阔总是想法设法接近秧秧,不管是在秧秧办公的地方,还是在秧秧的家中,甚至将自己变成一棵树祈求她的原谅等等,都在秧秧的无声回答中变得有意义。也就说说,黄天阔的爱情与秧秧的爱情在导演的镜语之下留白了人物的台词与情感都是通过手语来传递,无形之中将人物的复杂心理状态清晰的展现出来,达到无声胜有声的艺术效果。
  
  如果说,唯美的爱情故事是台湾人潜意识里的美好愿望与审美标准的话,那么听说则是这一形态之下的标准之作。听说里的黄天阔以自己最真、最纯的态度追求"听力障碍"的秧秧为线索,获得青春的认同,最后以秧秧并非障碍人士,两人终成眷属的柏拉图式完美爱情结束,他从困惑的情感中得到解脱,心灵获得救赎。再者,秧秧与小朋的关系也得到了缓和,姐妹关系得到了解决,并最终双方获得自我的救赎。片中,无论是秧秧面对着听力障碍的姐姐,不敢去幻想自己生活的美好,姐姐也不希望秧秧因为自己而没有活出自己,还是黄天阔因为担心听力"障碍"的秧秧见父母不同意,怕秧秧不理解自己的一片真情,等等,都构成了影片的矛盾点,也成为推动叙事,推动人物发展的情感点。可以说,这种纯美爱情片,是一种对青春美好的无限幻想,是一种满足与内心的情感的追求。
  
 法国作家安德烈莫洛桑曾说,"爱情的本质在于爱的对象本非实物,它仅存于爱者的想象中。"听说的爱情,就是一种在无声中领悟爱情真谛的"想象",它告诉我们,要获得如梦的纯美爱情,必须真,真得实在,自然。有部分人会认为自身的听力障碍是完美爱情的最大绊脚石,其实我们不妨看看海豚人尼克胡哲,他天生没有四肢,但勇于面对身体残障,创造了生命的奇迹。胡哲老兄现在有一个性感漂亮的妻子,一个健康的孩子,什么是幸福?我想他脸上的自信就是幸福。

    秧秧为了让姐姐在四年一度的听障奥运有更好的表现,肩负起照顾姐姐的重责大任,整天拚命打工,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姐姐身上,不恋爱,也没有自我。在姐姐眼里,秧秧的付出全是牺牲,她不想要这种心酸的幸福,她希望秧秧有自己的梦想,自己的人生;因为,爱不是紧紧束缚对方,而是好好照顾自己,让对方自由。姐姐积极的人生态度,“听不见”的缺陷,反而让她比一般人更努力,努力证明自己也有实现梦想的力量,她喜欢妹妹的陪伴,却不自私地将妹妹佔为己有,她渴望妹妹也有如水鸟般宽阔的人生。

听觉有道助听器:http://www.earway.cn

Copyright © 2018 助听器品牌,助听器价格,助听器排行榜-听觉有道官网 粤ICP备17166088号
顶部